服务热线
19岁少女欠现金贷出走母亲自杀 当天四拨人上门讨债
作者:管理员    发布于:2018-01-12 11:20:27    文字:【】【】【

19岁的女儿欠债后下落不明,妻子不堪压力自杀,全部心境都压在了55岁的夏明国身上。

就在妻子葬礼的当天,先后来了四拨催债的人员。夏明国愤怒了。


女儿毕竟欠了多少钱?夏明国仍然不清楚。

1月10日,长沙岳麓区莲花镇金华村。因拿不出钱办凶事,家人和亲友匆忙将49岁的刘丽下葬。

给19岁的女儿夏双还贷10余万元后,刘丽才发现女儿的债务是个无底洞。面对催收人员天天上门,刘丽不堪压力,于1月8日喝下两瓶农药完毕自己的生命。

让人心寒的是,亲友们刚料理完刘丽的后事,先后有四拨人员上门逼债。1月10日,愤怒的金华村村民控制住这些催收人员,莲花派出所随后出动警力参加处理。

2017年12月31日,女儿离家出走下落不明,妻子被现金贷逼上死路,正本夸姣的一家三口,现在仅剩下55岁的夏明国。

哀痛、惊骇、绝望和对女儿的担忧,全部的心境瞬间压在夏明国一人身上。这场出其不意的变故让他近乎溃散。(为保护隐私,夏双一家系化名)


1月10日,长沙莲花镇金华村,榜首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,气愤的亲友上前责怪。
刚办完凶事,两男人驾车上门催收

10日12点多,一辆湘K车牌的白色SUV驶入金华村,沿途只需见到村民,车内人员会摇下玻璃,面露着浅笑,探问夏双的住址。毕竟,这辆车停在一栋土砖房邻近。

此刻,这栋寒酸的土屋内,夏明国等数十位亲友正准备吃饭。一个小时前,他们才将刘丽的骨灰安葬好。见有陌生人找女儿,夏明国出门相迎。他很快发现,眼前的两名年青小伙子是放贷公司派来的催收人员。

“你们是哪家公司的 ……”妻子的骨灰刚刚入土,催收人员又来上门,夏明国瞬间心境失控,不停地诘问两人的身份。

一旁的亲友见状也纷乱上前,两男人被围后支支吾吾,一问三不知。从两人开来的车内,夏明国等人找到数份借贷合同,但没有夏双的。

记者注意到,这些借贷合同分为“借单”和“收条”,上面有告贷人的名字、身份证号码和联络方法,告贷理由是“因个人短期消费需求资金”,而出借人也是个人。

夏明国和亲友们虽然气愤,但都竭力按捺心境,拿来凳子让两男人坐下,要求他们联络公司负责人赶快来处理。“带借贷合同来,要弄清女儿终究借了多少本金。”夏明国说。

在与记者扳话过程中,两男人自称公司名叫“近邻老张”,坐落“湘域国际”,他们是贷后催收人员,榜初次到夏双家催收,“她总共借了1.2万元,还剩3000元本金未还”。至于公司向夏双催收多少利息,两男人对此标明“不清楚”。

在夏明国的多番敦促下,其间一名男人不停地给公司打电话,暗示相关人员参加 “赎人”。


第三拨催收人员坐在凳子上,正向公司打电话求助。
男人搭出租车催收,身上还带着刀

10日下午1点多,距土屋一百米处的岔路口传来动态,一辆准备掉头的出租车被村民拦下。从副驾驶下来一名红衣男人,称特别赶到村上要钱,他催收的方针也是夏双。

“你知道这两个小伙子吗?”顺着夏明国手指方向,这名红衣男人称“不是一同的”,但关于自己的公司名称,他标明要打电话问一下,“我只知道在 天佑大厦 ”。

“夏双不见了,她的妈妈去世了,你过来一下,他们把我扣了,不放我走 ……”就在红衣男人给公司打电话时,有亲友一把抢过手机并问询:“你们是什么公司?她(夏双)借你们多少本金?”这名补白“王平”的人在电话中回复称:“本金借了2.8万元。”

“王平”在电话中称,公司名为“嘉翔信息咨询有限公司”,持长沙身份证就可以在公司借贷。夏双于上一年11月向公司借贷2.8万元,分5个月返还,但关于利息他一向不肯走漏,只是回复称:“她家里出事,公司只需求还本金,利息看着给。”

在交涉过程中,有亲友在红衣男人身上搜出一把弹簧刀。红衣男人说明称,“用来防身的”。随后,这名亲友报警。很快,莲花派出所多名民警参加处理。

“你急忙过来吧,带上夏双的借贷合同,把账说清楚,不然我走不成。”红衣男人多次电话要求“王平”参加处理。

催收人员被带回派出所处理

10日下午2点多,就在民警问询过程中,一名形迹可疑的黑衣男人被村民揪了出来。他先是重复称“是来村里找人的”,不过很快,他的大话被识穿。

“你找谁?”“这人住哪里?”这名黑衣男人无法说出所寻人员信息。见第三拨催收人员被逮住,正本在痛斥红衣男人的夏明国敏捷回身,上前并捉住黑衣男人的衣领痛斥,“你叫什么名字?”

见群情激奋,黑衣男人脸色惨白,他承认是借贷公司的贷后催收人员,自称公司名为“白度白汇公司”。他说:“公司联络不上夏双,安排我到村里检查状况,所以没带借贷合同。”黑衣男人致电公司财务人员后称:“夏双借了6000元本金,但不清楚具体要还多少利息。”

民警还未问询完黑衣男人,现场又引发骚动,原是第四拨人员被逮住。这时,金华村村民们完全怒了,现场一度堕入紊乱。为了避免引发冲突,在场民警向所里恳求增派人手。10日下午3点多,另外数名民警赶到现场,敏捷将上述四拨催收人员带回派出所调查。

10日晚上7点,一名钟姓亲友致电记者称,十余台车先后赶到莲花派出所“赎人”,民警也一向在调和处理此事。

动静:女儿还这么年青接下来该怎样办?

平常也就一两拨催收人员上门,但在妻子骨灰下葬这天,竟有四拨不同借贷公司的人员轮番上阵催债,夏明国有些无法承受,“这些人不可宽恕”。

女儿自2015年职高毕业后,在美容店作业,收入绵薄,什么时分堕入现金贷泥潭,夏明国不得而知。不过,在他的印象中,也就最近半年的事,“上一年 7月起,连续有人上门逼债”。

一辈子厚道本分的庄稼人,夏明国配偶认为,“欠钱有必要还”。夏明国拿出积储,出面还了四五万。有时他不在家,妻子背地里找亲友借了六七万拿去还贷。


“正本一贫如洗,东拼西凑好不容易还了10多万,可这债务就像无底洞一样见不终究。”夏明国叹口气道,“换谁都跨不过这道坎。”

自女儿于2017年12月31日离家出走后,夏明国无法弄清女儿终究背负多少债务,“恐怕连她自己也说不清”。说到这里,夏明国的嘴唇直颤抖,一时说不出话来,良久才逐渐嘟囔了一句:“女儿还这么年青,接下来该怎样办?”


记者查询发现,我国银监会2017 年4月曾下文规矩:做好“现金贷”业务活动的收拾整理作业。网络借贷信息中介机构应依法合规展开业务,确保出借人资金来源合法,阻止诈骗、虚伪宣扬。严格执行最高人民法院关于民间借贷利率的有关规矩,不得违法高利放贷及暴力催收。

版权所有 Copyright(C)2018 东北虎商务咨询有限公司 24小时服务热线:13922251771 陈先生